投稿

搅热阳江:“调味品之都”下海捕风

   日期:2019-06-24     来源:角马能源    浏览:593    评论:0    
对于所有入局的玩家而言,这个疑问或许也是当下躁动的阳江,乃至整个中国海上风电行业必须面对的考验。

热浪在甲板上翻滚。胡涛文带领十余位同事行走在海上稳桩平台,厚厚的红色劳保服早已湿透。

他所工作的“创力”号起重船,正在为中广核阳江南鹏岛400MW海上风电场25台风机机组进行基础施工。

不久前,这个中国曾经最大单体海上风电项目,让阳江这座GDP与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相差无几的广东边缘小城,站上了全球海上风电的舞台中心。

海上风电的热潮,正席卷着阳江458.6公里的海岸线。这片曾因“南海一号”南宋古船而闻名考古界和盗墓小说界的海域,如今吸引着无数海上风电掘金者蜂拥而至。

在这些掘金者的搅动下,阳江被彻底搅热。去年,阳江核准的海上风电装机量,甚至超过海上风电第一大省——江苏省。

核准潮中,外来者、“地头蛇”等多方势力在这个试炼场中互相角力。三峡集团和中广核、广东省能源集团(原粤电集团,下称“粤电”)之间,发起了圈地争夺战。同时加入战局的还包括金风科技、明阳智能、龙源振华、亨通光电等上游供应商。

在中国风电行业30余年的发展史中,作为硬币的另一面,曾有着陆上“风电三峡”之称的甘肃酒泉,它的最终凋敝或许是一记警钟。

阳江能避免重蹈覆辙吗?与远在3000公里外的酒泉不同,这座临海小城背靠粤港澳大湾区,产业配套也日趋完善。

但对所有入局的玩家而言,这个疑问或许也是当下躁动的阳江,乃至整个中国海上风电行业必须面对的考验。

躁动的阳江

2019年6月5日晚21点45分,中广核阳江南鹏岛400MW海上风电场依然灯火通明。

一根直径8.4米、长96米、重1550吨的基础桩直插入海。随着MENCK-3500液压冲击锤最后一锤结束,龙源振华首根单桩顺利完成基础施工。

这家由龙源电力和振华重工合资而成的工程公司,是中国单桩基础施工和海上风机安装领域的翘楚。

事实上,在这片仅有64平方公里的海域,诸如龙源振华等细分领域的龙头公司正在大量涌入。

胡涛文与“创力”号上70多名工人一起,在南海六月高温多雨的日子里连续作战。上海打捞局特意将这艘起重能力达4500吨的旗舰起重船的“首秀”地点定在阳江。

不远处,“宇航3000”、“海龙兴业”等作业船传来阵阵轰鸣。因打捞“南海一号”而享誉全球的“华天龙”号,承载着振华重工剑指阳江的雄心,也已驶入这片红海。

此时正在酝酿接盘华为海洋的亨通光电,早在一年前便拿下这座海上风电场的220kV海底电缆项目。

中广核搭建的舞台,为海上风电明星供应商们提供了一个同台亮相的机会。

这家扎根广东的能源央企,在前些年核电遇冷的行业寒冬中,不得不加快在新能源领域的多元化转型。

两年前,中广核拿下南鹏岛项目。这是阳江核准的第一个海上风电项目,中广核也因此成为阳江海上风电的拓荒者。

此后两年,阳江海上风电产业如火箭般飞速蹿升。

去年12月,一份年度统计数据曾引发行业剧震。截至12月中旬,广东省共核准18.7GW海上风电项目。其中,阳江以8.4GW占据近半壁江山,甚至超过海上风电第一大省江苏去年全年的核准量。

但中广核并非这片领海的唯一霸主。来自广东本土和首都北京的竞争对手随后对这家核电巨头的风电领主地位发起双重夹击。

中广核南鹏岛项目核准短短一个月后,粤电便拿下阳江沙扒300MW海上风电项目。

但彼时的中广核和粤电负责人或许都不曾料到,一年后,来自北京的“后起之秀”三峡集团会成为这场圈地运动中最大的赢家。

从2016年开始,三峡集团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卢纯频频造访广东。在他的积极奔走下,三峡新能源与阳江市签署海上风能资源综合开发项目战略合作协议。

此后,三峡新能源在阳江攻城略地。三峡新能源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角马能源」,其在阳江的核准装机量达到470万千瓦。这一数据接近中广核的两倍。

当三峡阳西沙扒海上风电场传来“嗒嗒”的作业声时,位于阳江高新区港口工业园的明阳叶片厂也开足了马力。

中广核南鹏岛项目核准前两个月,明阳智能斥资15.5亿元,建设产业基地。

这家诞生于广东本土的中国第三大风机商,被视为开发商进军广东市场绕不开的合作对象。中广核南鹏岛项目和三峡阳西沙扒项目,风机均采购自明阳智能。

但明阳智能独占阳江市场的日子已近尾声。同一片园区内,金风科技正在加快建设整机制造基地。

这家中国第一大风机商在江苏、福建等海上风电大省站稳脚跟后,又把矛头直指广东,竞争形势日趋白热化。

随着政府招商引资力度加大,园区内开工建设的制造业企业数量达到17家,覆盖海上风电全产业链。

阳江的“大跃进”,在2019全球海上风电峰会中被推上浪潮之巅。来自9个国家的1000余名嘉宾齐聚于此,坐而论道。

他们共同见证了国家海上风电装备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筹)等七大海上风电产业中心,在阳江集中揭牌。一个崛起于海上的阳江呼之欲出。

但在疯狂背后,外界对这座新兴资源型城市的未来喜忧参半。

疯狂背后

事实上,如今在海上风电领域风光无限的阳江,最初并非海上风电的“天选之子”。

2013年,广东省公布《广东省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当年,这个“调味品之都”并未列入该省海上风电发展规划。

彼时,广东在海上风电领域相对落后。截至2016年底,中国建成海上风电装机容量1480MW,其中,江苏高达1120MW,而广东仅于当年开工120MW项目。

转机出现在2016年。当年11月,国家能源局印发《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广东作为海上风电建设的四个重点省份之一被点名。

两年后,《关于印发广东省海上风电发展规划(2017-2030年)(修编)的通知》发布。阳江以1000万千瓦(近海+远海)海上风电的规划容量,被官方文件正式列为海上风电发展重镇。

然而,这个由政策催生的海上风电新星,在挑战老牌巨星江苏如东的同时,似乎也走上与后者相似的道路。

如东县是江苏建设“海上三峡”的排头兵。七年前,龙源江苏如东潮间带试验32.5MW风电场建成,拉开如东海上风电发展的序幕。

但这个领跑全国海上风电的基地,却被视为“资源换产业”的典型。

早在两年前,海上风机巨头上海电气便已开始谋局如东。当年3月,该公司与如东县政府、江苏相关设备公司签署《关于深化风电产业合作的框架协议》,承诺投资80亿元,在当地建设风电运维培训基地、数据处理中心、海上风电运维中心、风机控制系统组装基地等。

如东县一名政府官员曾向媒体透露,制造商去如东投资设厂,政府将承诺分配相关海上风电资源,制造商再以这些资源为筹码,与开发商洽谈“联合开发”。

所谓“联合开发”,即由制造商转移相关海上风电资源给开发商,开发商则承诺以“1:N”的比例,使用该制造商的产品。

以如东为代表的“资源换产业”,被视为中国风电产业发展至今的痼疾之一。地方政府手握风电审批权,对望风而来的淘金客享有绝对优势地位。

对于2018年GDP位列广东省第15位、增速倒数第一的阳江而言,海上风电犹如一针强心剂。围绕风电产业拔地而起的工业园,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

但相比如东,政策留给阳江的窗口期已时日无多。

海上风电平价上网成为大势所趋。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首次调低海上风电上网电价。

政策趋紧为刚刚起步的阳江蒙上一层阴影。但大规模核准潮背后,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也早已不堪重负。

“目前,整个新能源行业补贴拖欠总金额高达几千亿元,补贴拖欠导致企业现金流为零甚至为负,资金断链严重影响企业生存与行业健康发展。”中广核新能源(01811.HK)总裁李亦伦在一次活动中说。

补贴拖欠造成的压力正层层传递到整个产业链。而此时,阳江仍在以高歌猛进之姿,欲与即将到来的平价上网时代赛跑。

但阳江真的能跑出“阳江速度”吗?答案似乎很难确定,另一个现实问题或许束缚了阳江的双脚。

中广核南鹏岛海上风电场焦急等待着“华天龙”号归队,以加快工程进度。但彼时的“华天龙”号,还在不远处的中节能南鹏岛海上风电场奔忙。

“全国海上风电安装船不到30艘,海上风电抢装潮是一个伪命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角马能源」。起重船等海工装备稀缺,正成为制约中国海上风电发展的一大难题。

中广核海上风力发电有限公司项目部副经理朱国权曾向记者透露,适合广东海域施工的2000吨以上的浮吊船大概只有14艘左右,支腿船约有六七艘。

不过,对于跃进中的阳江来说,快步慢跑或许更为稳妥。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打赏
 
更多>同类风电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风电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源合作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