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致命的风机!曾创造“两弹一星”壮举的老牌国企 如今遭遇风电“滑铁卢

   日期:2019-04-19     来源:角马能源    浏览:8742    评论:0    
4月12日,甘肃民勤县风和日丽,但一声巨响打破平静。

当天下午,一台85米高的风机轰然倒塌,四个年轻的生命从相当于30层楼房的高度高速坠落,当场身亡,其余两人也已受伤。

这出惨剧让中国航天万源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航天万源”,01185.HK)董事长刘效伟的处境雪上加霜。

半个月前,这位去年新上任的掌门人刚交出任上第一份成绩单,但这份成绩单不尽如人意。

2018年,该公司亏损继续扩大,达13.21亿港元。其营收近两年来也遭断崖式下跌,去年的营收已不到2016年的1/30。

在风电行业整体回暖大势下,业绩大跌折射出中国航天万源的艰难处境。这家排名靠后的风机制造商还不得不面临国内外风电巨头的双重夹击。

低风速天气下风机倒塌致死,引发外界对这家老牌国企产品质量的质疑,或将中国航天万源拽向深渊。

对火箭出身的刘效伟来说,等待他的将是更大的煎熬。

致命的风机

这次令人扼腕的事故发生在当天下午16时左右。

当时,六名以90后为主的检修人员缓缓升上几乎停止旋转的风机,专心致志地进行着例行维护保养,却不知一场横祸正在等待着他们。

这六位年轻人所工作的风电基地拥有150台2MW风机,总装机容量30万千瓦,是中国航天万源装机规模最大的风电场。2017年,其总发电量达3.42亿千瓦时,全年平均可利用率97.54%。

周家井风电场位于民勤县西北67公里,金昌市北面约70公里的红沙岗地区戈壁滩上。甘肃省于六年前在此着力打造总投资近80亿元的百万千瓦风电基地。

整个基地分为三个风电场建设,中国航天万源的周家井风电场便是其中之一。该风电场于2014年开始吊装。两年后,150台2MW电励磁直驱风力发电机组全部安装完成,并网发电。

刘效伟的前任韩树旺曾对周家井风电场寄予厚望。凭借该风电场,中国航天万源于2014年跻身中国风机市场第11名,这也是迄今为止该公司的最高排名。

这并不是中国航天万源第一次出现风机事故。9个月前,第8号台风“玛利亚”席卷福建时,霞浦闾峡风电场中由其子公司生产的风机就曾发生塔筒折断事故。

事故引起福建省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福建省能监办随即印发《关于开展风力发电机组安全隐患排查治理的紧急通知》。

彼时,距离刘效伟履新不到半年。这位在中国航天万源母公司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下称“火箭院”)工作三十余年的航天老兵,上任伊始就在新行业遭遇安全“滑铁卢”。

霞浦闾峡事故的主角是中国航天万源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万源工业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万源”),其法定代表人亦为刘效伟。

该公司与闽东电力共同成立航天闽箭新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新公司从福建省发改委取得霞浦闾峡风电场项目25年的特许经营权。

该风电场安装的20台2MW风机均由北京万源工业有限公司提供。该公司曾声称,已针对闾峡风电场的特点对风机进行过抗台风等市场适应性技术设计。

频发的风机事故对应着中国航天万源经营业绩的断崖式下跌。

去年3月,刘效伟接手中国航天万源时,该公司已陷入困境,在多年盈利后首度陷入亏损。2017年,该公司营业额仅有2.63亿港元,约为前一年的1/9,亏损2.48亿港元。

但刘效伟上任后,中国航天万源境况仍在恶化。2018年,该公司营业额继续缩水,至0.76亿港元,亏损则扩大到13.21亿港元。

除了亏损,在风电行业集中度日益增强的大势下,刘效伟面临的困境更加严峻。

他所执掌的中国航天万源,2018年新增装机仅有14.6万千瓦,在现存22家风机制造商中排名倒数第六,在全国版图中的占比更是微乎其微。

这家脱胎于火箭院的老牌风机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后起之秀远远甩在身后。

更耐人寻味的或许是,中国航天万源走向末路背后的体制拷问。

老牌末路

火箭院进行风机研发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当时,中国风电行业被维斯塔斯等国际风电巨头垄断,中国本土企业的市场份额几乎为零。

武钢、张传卫、韩俊良、张雷等日后在中国风电行业搅弄风云的风电巨头,彼时还在沿着各自的生命轨迹前行。

在行业尚未起暖时,火箭院就已开启风机研发试水。这个曾创造出“两弹一星”壮举的中国航天工业发祥地,彼时正在探索民用产品之路。

但国产风机行业开启黄金时代还要等到十二年后。2005年,《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国家发改委于当年出台“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达到70%以上”的规定。

新政释放的万亿级市场迅速吸引大量资本涌入。韩俊良、尉文渊、张雷、张传卫等后来的行业大佬纷纷谋划进军风电领域。

火箭院也于此时将风电列入其民用产业的重中之重。2005年,火箭院收购中国航天万源前身航天科技通信有限公司,获得控股权。

两年后,后者进行资产重组,从此主攻以风机研发制造和风电场开发为代表的风电产业、以稀土电机应用为代表的节能产业、以汽车发动机管理系统为代表的环保产业。

中国航天万源重组后,火箭院原副院长韩树旺兼任该公司董事长。这位从业三十余年的航天老兵与这家军民融合企业一样,有着深重的军工和科研基因,却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并不熟稔。

但风电行业开启市场为王的群雄逐鹿时代。武钢坐拥风电大省新疆本土资源优势,韩俊良、张传卫等在市场经济中浸润多年的跨界玩家疯狂抢夺政府和下游企业资源。

相比民企风生水起,韩树旺在这片狼性的市场迟迟打不开局面。

2014年以前,中国航天万源从未进入过行业前20。该公司早年的宣传页上,也大多强调其靠山火箭院的技术、人才和资本实力。

唯一的亮点出现在2014年。当年,中国航天万源以70.85万千瓦的新增装机量,跃居中国风机市场第11位。

这一成绩得益于韩树旺在风电大省甘肃的重点布局。由于雾霾问题严重,国家于2014年前后出台一系列发展清洁能源的措施,甘肃风电事业迎来发展契机。

中国航天万源借势扩张。2014年,该公司在甘肃玉门、靖远和民勤共装配175台2MW风机,为跻身行业第11名奠定基础。

次年,中国航天万源再次迎来政策利好。在当年全国两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明确提出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

但韩树旺并没有因此乘胜追击。相反,其早年在三北地区的布局,也因弃风限电加剧而陷入泥潭。

2015年,中国航天万源营业额出现下滑,行业排名跌落到第20位。此后,该公司营业额连续四年下跌,行业排名保持在靠后位置。

如今,中国风电行业经历数轮洗牌,从原来上百家减少到二十余家,行业格局也由原来的群雄并起发展到相对稳定的“一超多强”。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风电吊装容量统计简报》显示,金风科技牢牢占据“铁王座”,市场份额接近1/3;金风科技与行业第二远景能源,市场份额共计超过一半;前五家合计从2013年的54.1%增长到75%;前十家合计从2013年的77.8%上升到90%。

但包括中国航天万源在内的后12家风电企业,不得不蜷缩在剩余10%的市场中争食,生存空间仍遭受行业巨头强势挤压。

刘效伟从韩树旺手中接过中国航天万源短短一年,这家沉寂多年的老牌风电企业因事故频发被推上风口浪尖,未来前景也因此蒙上阴影。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风电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风电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